番外2花好孕圆 (ωoо1⒏ υip)_无双谱(人蛇)
马丁小说网 > 无双谱(人蛇) > 番外2花好孕圆 (ωoо1⒏ υip)
字体:      护眼 关灯

番外2花好孕圆 (ωoо1⒏ υip)

  吴雨潞懒洋洋地瘫在榻上,时不时伸手拿起一颗桌案上颜色诱人的冰镇杨梅,送进嘴里。

  白狐狸团成一团卧在她身侧,毛绒绒的长尾抬起,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风。

  榻边满满一捧冰正缓慢地融化,淡淡的冰雾飘散开来。吴雨潞的颈边却仍沁出了些微细汗,濡湿了轻薄夏衫的衣领。她微皱起眉头,很是困惑道:“今年的夏天怎么这么热?叫褚离再送些冰来吧。”

  白狐狸鼻尖动了动,没有作声。近些日子她身上微妙的气味越来越浓,偏偏天真的人类夫人一无所觉。

  狐族的嗅觉向来敏锐,她再次确认了一番,一跃跳开老远,回头风情万种地斜蔑了吴雨潞一眼:“我去找褚离。”

  吴雨刚夹起一块柠檬酸辣凤爪送进口中,边嚼边冲白狐狸点点头。她近日懒怠得紧,食量却变大了不少,明明不饿,也少不得这些开胃的零嘴。

  她捏捏肚子上新贴的软肉,心想好险许无咎在视察界域戍防,没个十天半月的回不来。

  她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

  吴雨潞绕着正殿遛了两圈弯之后,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劲。一抬头,殿檐下的横梁上,一脸严肃的黑猫和没个正形的白狐狸正蹲在那里。

  前方不远处正殿的轩窗大开,是笑眯眯的蜥蜴精带着将“我有点好奇但这会显得我不酷要不我还是走吧”写在脸上的裴燃。

  吴雨潞:“?”

  身量像新竹一样抽长刚进入相当于人类叛逆期年纪的裴燃冲吴雨潞点了点头,面无表情装酷的模样有叁分跟许无咎相似。

  蜥蜴精见吴雨潞终于察觉,朝她招招手:“妖后大人,差不多便歇着吧,别累着了。”

  是夜,吴雨潞躺在寝殿舒适宽敞的软榻上,用纱布轻轻擦拭落在身侧的湿发。她刚刚沐浴完毕,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湿气和香味。

  那股气味也越来越浓郁。只有妖族才能嗅到的,大妖子嗣的气味。

  蓦然间,一股妖风袭来,窗棂震响,殿内的灯烛明灭几下,颤颤巍巍地没有熄灭,把吴雨潞吓了好大一跳。

  殿外传来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

  吴雨潞有些迟疑地掀起帷幔,想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里是许无咎的寝殿,按理说是妖界是最固若金汤之地。

  果然,妖侍尖细的通传随之响起:“妖王回宫——”

  吴雨潞从床榻上跳下来,朝那个大步迈入寝殿衣角生风的人影奔去:“怎么回来得那么急?不是说过几日才回的么?”

  她仔细打量许无咎的眉眼。他因在督边,身上穿了妖族惯常的衣冠,回来得匆忙,还未及换下。黑袍金线滚边,衬得他更加清贵轩昂。他战力惊人,手段也称得上雷霆可怖,却生得一副英俊淡漠的少年人模样,在吴雨潞面前更加离谱,清晨顶着睡乱的毛醒来的样子,简直要错认成男子高中生。今日这样一看,却很有些妖王的模样了。

  许无咎似是因她奔来的动作愣了愣,很快张手接住了她。她扑在他胸口,因着奔来的势能,身体相撞,发出极轻的闷响。他退后了几步,小心地顺势卸了力道。平日里觉得没什么,今日却多盯了眼前的人几眼,要确认没磕了碰了才安心。

  蜥蜴精带了几个妖侍来给吴雨潞添衣。

  吴雨潞在床榻上伸出一只手腕给医者把脉,打量着周围各自忙碌的众人,终于后知后觉:“意思是,我怀孕了,但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白狐狸叼过医者笔走龙蛇的处方笺,正准备去找药,闻言傲娇转身:“我是第一个知道的哟。”

  医者在人间呆过许多年岁,妖力深厚,看不出原身,化形是位面慈白须的老叟。认真诊完脉开好药后,对吴雨潞沉吟道:“妖后大人以人类之躯,孕妖族之子嗣,虽有妖王内丹护体,仍需好好将养,慎之又慎。”

  吴雨潞笑意盈睫,谢过医者。

  从方才开始就一直坐在吴雨潞身边默不作声的许无咎忽道:“有几分凶险?”

  他薄唇微抿,绷紧的下颌线弧度锐利,竟无多少喜意。

  医者愣了愣,似是被骇住,不敢擅自揣摩妖王心意,低头如实道:“叁分。若好生将养,应是无碍。”

  吴雨潞听了,没什么反应。生育自古以来就是女子的一道坎,哪怕是医学高度发展的现代,也无法保证毫无风险。对她来说,医者说应该无碍,已是很好。

  医者告退后,蜥蜴精又端来了刚煎好的补药。黑糊糊一大碗,吴雨潞皱着眉头干了,满室的人才如潮水般散去,四周一下子静下来。

  许无咎只手环着她的腰,出神地看着她眼角眉梢满溢出的温柔笑意:“这么高兴?”

  吴雨潞伸手去触他眉心,似乎想要替他抚平:“你不高兴吗?你不会还在担心我同你母亲一样,因为身上有妖族的血脉,便厌弃这个孩子吧?我要真会这样,也不会同你在一起了。”

  许无咎摇了摇头。圈在她腰间的手更紧了些,顺口在她锁骨处轻咬了一口,激得吴雨潞轻轻一颤,迭声笑道:“哎呀,好痒”。

  他顺势便枕在吴雨潞颈窝,温热的呼吸撩拨似的轻喷在颈侧细腻的肌肤上。静默了片刻,只听得他又低低道:“高兴。”

  少时遭受艰难苦楚,见惯杀伐倾轧,养成一副冷漠残酷的性子,没曾想一条痛苦的路咬牙走到尽头,竟也有锦绣满途,良人相候。

  两叁个月,吴雨潞眼见得显了怀。

  她近日来愈加贪食,许无咎惯着她,遣人四处搜罗妖界各种珍异食材菜谱,无论天南海北,连酒香巷子深的妖市边角旮旯也掘地叁尺,整得妖界甚至有奇怪的传言,说妖后大人其实怀的是一只饕餮吧。

  白狐狸义不容辞地把传言转述给吴雨潞听,逗得吴雨潞捧腹大笑,一旁的妖王大人果然黑了脸,阴沉而锐利的眼风扫过来,白狐狸缩缩肩膀,从开着的窗户飞蹿了出去。

  吴雨潞笑得没有力气,直接被许无咎放倒在榻上,被压着白日宣淫。

  她仗着自己微微鼓起一点的小腹,两手捧住许无咎的脸,阻止他继续靠近:“哎哎哎,停,有宝宝呢。”

  吴雨潞那点儿力道根本不起作用。许无咎蛮横地俯下身来,亲亲她的嘴唇,偏窄而显得有些凌厉的眼皮掀起来,盯了她一眼:“我轻轻的。”

  微凉的唇贴着她手腕内侧滑下去,轻轻挑开胸前衣裳的绑带,叼起一团乳,含在唇瓣间吃起来。一只手将挑开的衣裳和小衣剥开去,放到她另一只乳儿上,掌心不停搓揉着雪白细腻的乳肉。

  吴雨潞难耐地挺了挺身子,无意识地将乳儿送地更近了些。两颗粉嫩的圆珠子,在他恶意的揉弄下挺立起来,硬得像两颗石子儿。

  为了不压到她,许无咎一直单手撑在她身侧,手臂上的肌肉因为用了力而偾起,背部肌肉有些紧绷的线条流畅又舒展。吴雨潞被他撩得意动,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许无咎顿了顿,放过了她已经被刺激得微微泛粉的乳儿,抬起她一只腿,勾住她的腰把她按到自己身上。两人下体紧紧相贴,都感受到了因情动而产生的湿黏。

  吴雨潞浑身热得发颤,小腹深处一股春水咕噜溢出,带起一阵噬骨的酥麻。穴道不断地收缩,连带着小穴一张一缩,像一张贪吃的小嘴。

  一根坚硬的物什卡进了她腿根,就着湿黏的春液来回摩擦,花蒂和花唇蹭到凹进去的马眼,依依不舍地挽留着,穴眼里酥痒极了,她恨不得直接让他插进来。

  “…你别蹭了。”孕期本就敏感,何况他这样撩拨她。

  吴雨潞带着哭腔央求起来,“你进来。”

  许无咎眸光一闪。他本就忍得眼尾都发红,哪里忍得这样软糯的一句央求。下身一送,那野蛮的性器便顺着滑腻腻的臀缝,不由分说地劈开穴口,狠狠入了进去。

  “呜…”穴内被强硬地撑开,圆润的龟头顶到花穴深处,碾过敏感的穴壁,甚至能分辨出边缘棱角的形状。吴雨潞被强烈的胀感和快慰激地呻吟出声,抱着他坚实的、不断耸动地腰侧,有些慌乱道:“…轻点…”

  “嗯。”许无咎嗓子哑的不行,深呼吸了下,忍了又忍,终于稍微放慢了动作。粗长的一根,稍稍退出了些,被贪吃的穴壁紧紧含住挽留,又深深地入进去,狠狠的捣她穴壁上最敏感那一点。

  吴雨潞被他喂地脸颊绯红,眼角眉梢都是情欲。这速度比平时温和地多,使她不至于被过激的快感裹挟而失态,反而能够扭起小屁股,得趣地迎合起他的动作。

  许无咎笑了笑,眼里仿佛有光。他忍得辛苦,额发被汗微微打湿,性感得要命。

  他俯身在她颈间锁骨处流连亲吻,忍了好久,闷在她颈侧的喘息又凶又急,身下力道失了控,性器重重地插入小穴深处,龟头抵到一处柔软的小口。

  “啊啊啊——”吴雨潞一抖,在尖叫中身下涌出一股春露,有些恐惧地推拒他紧箍的怀抱,“不要进去!”

  他亦轻嘶了声,退出少许。上头搂着她,不许她逃开,在她耳边低喘着劝慰:“嗯,我知道,不进去。”

  终究忍不住,握着性器的根部再次送进去,这次撞击的力道温和了许多,龟头轻点那处紧窄的小口,马眼嵌入柔软敏感的宫颈口,像是亲吻。

  “嗯啊…”

  那敏感的小口如何经得起这样的撩拨和玩弄。快感如海潮涌来,吴雨潞被逼出了生理性的泪水。她呜呜哭叫了几声,再次泄在了他怀里——

  番外3下蛋生小蛇蛇

  番外4裴燃x小狐妖

  首-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dxs8.cc。马丁小说网手机版:https://m.mdxs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